澳门金沙官网,金沙国际娱乐,金沙娱乐网

澳门金沙官网中心>> 澳门金沙官网>> 防艾动态>>推荐恐艾症患者读阅——艾滋病人的爱情:趁活着,赶紧结婚

推荐恐艾症患者读阅——艾滋病人的爱情:趁活着,赶紧结婚

作者:鲁豫     来源:凤凰网知之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9日    点击数:

题记:12月27日,也就是昨天,或者说是前天吧,现在已经是29日凌晨了。张老师受省上邀请参与内江疾控中心和资中疾控中心的活动,去和艾滋病感染者朋友做心理交流。来到的就是鲁豫文中所说的公民镇公民家园这个地方,这是整个世界目前唯一一个不存在艾滋病歧视和恐惧的地方,深深的震撼了张老师。虽然张老师昨天一回来,今天就有点感冒症状,发热和全身酸痛,估计换成恐友早就又开始崩溃了。参与活动感受到了太多恐友们在网络上所感受不到的东西,张老师将在过几天写一些随笔见闻以此来帮助恐友们脱恐,也希望从根本上改变恐友们的核心问题。就像老师在活动上给感染者说的,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他们恐的不是你们,恐惧的是他们自己的内心。祝各位恐友越来越好,也希望恐友们真正先看看这篇文章,再看老师所写的心得,看进去会得到很多平时大家得不到的一些东东。

上周六,在某综艺节目中,凌潇肃与蓝盈莹共同演绎了一段生死之恋,将两名艾滋病患者之间浓烈的爱与痛、对生的渴望、对死的坦荡都精准地呈现出来,演技炸裂,感动全场。

这段表演内容来自顾长卫2011年导演的电影《最爱》。

影片主要讲述20世纪90年代,中国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里,村民们在利益驱动下不惜卖血赚钱,因此感染了艾滋病。“血头”后来心怀愧疚,将染病并受到歧视的村民集中到废弃的小学统一照顾。在这座无人垂怜的“死亡孤岛”上,一对男女互生爱意,面对正在流逝的生命,他们全力奔跑,末路狂欢,一同赴死。

郭富城饰演的赵得意说:“得意一天是一天”。  

这种心态也体现在影片中每个艾滋病患者身上。在电影里,你很难看到他们的恐慌,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可能随时会死,所以毫不反抗,也毫无怨念,只是认真活好每一天,等待生命完结。

“我们结婚吧,趁活着。”

  

章子怡饰演的艾滋病患者商琴琴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她的结婚证,念着念着就掉了眼泪。她知道幸福对于自己来说,艰难又短暂。

从1981年12月1日人类确诊首例艾滋病病例至今,已经过去了三十六年。

  

虽然人们对于艾滋病的态度从最初的迷茫、惶恐、误解、抗拒,到今天已经开始变得理解、包容、关怀、接纳,但却仍然无法真正感受到这些患者命运的重量。  

豆瓣网友@卡卡说,一个因为在黑医院治病输血而被感染的朋友曾经问他,你知道我一天里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吗?  

“就是醒来,摸摸身边,知道自己还在的那一瞬间。”  

差不多十年前,《鲁豫有约》曾做过一期有关艾滋病人的节目,嘉宾均来自四川省资中县一个叫公民镇的地方。  

那是一个经济相对匮乏的小镇,村民们世代靠耕种维持生计,但由于气候和地理原因,这些农民每年只有几个月的耕作时间。闲暇时,村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摆脱贫困的办法。  

20世纪90年代,一股卖血风开始肆虐着公民镇。那时当地有不少血站,350毫升能得39块5。快速而高额的报酬吸引了许多挣钱无路的村民,《鲁豫有约》当时请来的嘉宾李本才就是其中之一。  

那年他刚满15岁,初中毕业后因为交不起学费辍学,务农在家。因为不甘于贫困生活,他随家人一起加入村里的卖血大队。最初是一个月一次,就在当地的血站抽。后来听说河南有不少“地下血站”,报酬更高,李本才等人又跑到河南去卖血,几乎每天一次,甚至有时候一天抽几次,一个血站抽完,吃点东西就马上赶往另一个血站,李本才曾经因频繁抽血而当场昏厥。  

这些地下血站的卫生条件都非常糟糕,都是临时租的毛坯房,从来无人打扫,地上常常积满厚厚一层灰。血站内有十几张床铺,平时每人躺一张,人多时两人挤一张。卖血者只要报一下自己的血型就能直接抽,根本不用化验,抽一次给50元。血站老板为了节约成本,还会把很多人的血液混到一起,共用一套血浆分离器。

几年以后,国家整顿,许多地下血站关门。这条钱路断了,李本才和妻子为了生计就跑到广东打工。但好景不长,几个月后的一次体验,李本才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。患病消息很快传回了镇上,听说是在地下血站卖血时感染的,于是小镇上一些曾经卖过血的打工仔也都去防疫站做了检查,结果令所有人震惊了。

  

那些曾经卖过血的人,大部分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据当时的数据统计,资中县自1995年6月至2007年9月,共发现128例艾滋病毒感染者,主要为1995年前后到外省地下血站卖血感染。

这股艾滋病风暴让小镇上下陷入了恐慌。

  

有村医说,“得了艾滋病,风一吹就传染;人埋了,挖地三尺也传染。”  

感染者处处遭人嫌弃。  

李本才以前的朋友都开始远离他,“摆龙门阵都不愿意一起了。”  

他往茶馆里一坐,喝茶的人立刻起身往外溜。  

他女儿在学校被孤立,同学叫她“小艾滋病”,谁也不愿挨着她坐。  

他买东西掏钱,没人敢要,都怕被传染。  

他剪头发要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去成都剪,因为当地没有一家理发店愿意接待。  

……  

原本性子活泼的李本才一度受挫,心情沉郁,他曾痛心地说:“我怎么活不重要,只要把我当人看就行。”  

但乌云很快散去。  

2002年2月8日,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在资中县启动。艾滋病专家组来到公民镇,与镇上的感染者握手、拥抱,一起吃饭、喝茶。他们身体力行地让这些村民明白:正常的接触途径,根本不会感染艾滋病。  

公民镇开始每月展开关于艾滋病的活动,倡导“自尊、自强、自立、自救”。工作人员不仅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,还会对感染者进行各项技能培训,组织经验交流和娱乐活动。濮存昕当年参观后称这里是“感染者的伊甸园”。  

2002年9月,李本才在镇上开了一家“长明茶馆”,濮存昕为他题写了馆名。茶馆开张后,每天人气都很旺。彼时,小镇村民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,对艾滋病感到恐慌。

这些感染者还组织了一个“艾滋剧团”,根据真人真事,自编自演了一出话剧。话剧讲述一群感染者从被歧视到被关怀、从自暴自弃到自助自救的故事。大家想通过自身努力,消除人们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。

  

录制节目前一天,李本才还在设想,见到鲁豫时要问问她“你能看出我是个艾滋病感染者吗?”如果鲁豫说看不出,他就要说:“因为艾滋病感染者头上是不会刻字的,在你的身边有可能就有一个艾滋病感染者。”  

他让人们明白,艾滋病患者不是怪物,你可以就像普通人一样去和他们相处,他们仅仅是渴望像正常人一样被看待。

那天来录节目的嘉宾中,还有一对夫妻和一位新闻记者。

  

记者第一次接触艾滋病感染者就是参加这对夫妻的婚礼。

“我那天接到一个采访任务,说公民镇有一对人要结婚,当时我就挺急的,我说结婚就结婚嘛,有什么好拍的,结婚的人多了。结果在路上的时候,他们就跟我介绍,是一对艾滋病感染者结婚。那天我穿着短裙,一听到是艾滋病感染者结婚,还有那么多(艾滋病)人,我觉得太可怕了,我说怎么办啊。”

  

记者告诉鲁豫,当时她对艾滋病完全不了解,很怕蚊子咬她,然后将艾滋病传染给她。摄像师拍摄时,她就全程在驱赶蚊子。“我还是一个记者,都对这个东西这么不了解。”  

?此处要再次科普一下:HIV主要存在于HIV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的体液中,包括血液、精液、阴道分泌液、乳汁、伤口渗出液等。任何能够引起体液交换的行为,都有传播HIV的可能。HIV有三种传播途径:性接触传播、血液传播及母婴传播。全世界约有3/4的HIV感染是通过性途径传播的。艾滋病病毒在人体外的生命力很脆弱,在体外常温下只能存活数小时至数天,可用肥皂、热水清洗,也可用漂白粉将其杀死;空气和水、咳嗽喷嚏、蚊虫叮咬、共用厕所、共用电话、共用餐具、礼节吻、游泳、拥抱不会传播。

后来这位记者与当地艾滋病感染者成为朋友,长年跟拍他们的生活,并向更多人普及艾滋病相关防范知识。

  

录节目前一天,这对艾滋病夫妻过生日,记者全程记录了这一幕:丈夫向妻子敬酒,他对笑呵呵地妻子说:“希望你身体健康,不要死在我的前面,你要死的话我又成光棍儿了。”  

记者突然被感动了。  

有些人,即便明知命运线的残酷走向,却依然在为没有可能去好好享受的另一个人生去奋斗。  

她拿起酒杯对他们说,“生日快乐,咱们有生的日子要天天快乐。”

?